张十八岁

一个习惯徒手刃牛蛙的理科硬汉
飞波 / 凡峰 / 蔺靖 / 凌李 / 狼队 / AS / 锤基
Evan Parker / Tyler Hill
Even / Isak

【飞波】虎口脱险

warning: 重生梗 / 可能只是脑洞 / 我歌4老狼唱 虎口脱险 后逼哥老婆发微博 "12年春節前後我們在倫敦 傍晚搭地鐵去看Nick Cave的演出 他突然掏出手機說 妳站那兒我給妳照張相 正巧地鐵在我身後呼嘯著進站他給我看照好的照片時唱了其中兩句歌詞 歷歷在目 又恍若隔世" / 爱你的每个瞬间 像飞驰而过的地铁 / 语句生硬以及OOC和BUG仍是我的

(五)

谭小飞没能如愿自首。

也是,谭军耀能走到这个地位少不了运用权势的手段。瘦死的骆驼也要比马大,既然决定了拿自己的命抗下所有问题,自然要把一切安排妥当,不会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任何可以“反击”的机会。谭小飞去自首,结果只能是碰了一鼻子灰。

张晓波是知道这样的结局的,他清楚谭小飞的性子,也从上一世里侯小杰的话中多多少少知道谭军耀淌的那趟浑水有多深。他同意陪着谭小飞去警局,不过是不想谭小飞因为这件事太过愧疚自责,图个心安理得罢了。

图谭小飞的心安,图张晓波的理得。

从警局回来之后谭小飞越发沉默,他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比如,他和张晓波。他不太明白这段感情莫名其妙发生的原因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像张晓波之前所说的酒后乱性、见色起意。

谭小飞把来北京这两年的日子在脑海里大致过了一下。

在感情方面他向来迟钝,可家里有权有势又有一副好皮相,姑娘们前仆后继,他腻了就换,最后在大乔那里结了尾。

那和大乔分手的原因呢?

应该是第一次来聚义厅之后,他脑袋里想得全都是聚义厅老板一开一合的双唇,和那副清亮的嗓音。又赶上那天自己被龚叔要求出国的事惹得心烦,大乔跑过来说些什么他也一句没听清楚,等清醒过来以后才发现那个女孩儿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眼眶有点红,一字一顿地说:“谭小飞,咱俩分手吧。”

“好。”他记得他是这样回答的。

他清楚是因为酒吧里唱歌的那个人,可大乔仍以为他是要出国才同意的分手。

后来他就拐弯抹角地向侯小杰打听,知道了那人的名字。

张晓波。

原来他在聚义厅里看见张晓波的第一眼,就动心了。

谭小飞想起自己高中窝在家里看古龙的时候曾看到过一句话:“友情是积累的,爱情是突然的。友情必然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爱情却往往在一瞬间发生。”

大概爱情就是这样的,一见钟情,再日久生情。

行刑前谭军耀要求见谭小飞最后一面,弯弯绕绕的途径之后被批准,在会客室里等来的却是两个人。

还有张晓波。

谭军耀直截了当地告诉谭小飞,他希望他出国,去加拿大,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无可挽回的时候那就彻底放手,以后再不要回来。谭小飞没有直接拒绝,他只是对谭军耀说他没办法想象再一次踏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以后没人再开口说话。

张晓波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非要走,一个不愿走,言语不和都没了声响,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开口缓和一下气氛。他说:“谭叔叔,如果小飞要留下来,我可以帮忙照顾他,希望你不要太过担心。”

其实张晓波对谭军耀是有愧疚的,虽说谭军耀走到这一步算是罪有应得,可想到上一辈子他和谭小飞的恩怨加快了这盘棋局,语气自然而然带了更多诚恳。

谭军耀也是官场上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看着自家儿子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心里模糊有了自己的理解。

知子莫若父,谭军耀一直知道自己是送不走谭小飞的,再劝下去都是徒劳。

想着小一辈应该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到死了还要干涉的话免不了给儿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又望着张晓波眼神里有说不出的严肃,缓慢点了点头,也不再强求。

一直都没再说话的谭小飞听到张晓波突然说话惊了一下,抬眼看着那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握住张晓波的手,张了张嘴想要对谭军耀说些什么,半天只叫出一声“爸……”来。谭军耀温和地笑了笑,最后说出一句“要照顾好自己”就转头走出了会客室。

等自己回过神来,谭小飞发现他已经被张晓波拽着走到了地铁站口,而且从刚刚开始两人的手就扣在一起没分开过。谭小飞稍微用力握紧了手指,看着比自己朝前错开半个身子的张晓波意料之中地红了耳尖,心里像是卸下了重担笑出声来:“张晓波你可是陪我见过家长了,以后是要跟我一起入我谭家祖坟的。”

被羞红了脸,可从小嘴上都没吃过亏的张晓波牙尖嘴利地回话:“得了吧您!我可是比你大的,你丫怎么不说要跟我入我张家祖坟啊!”他说完话没有回头,但谭小飞能感觉到张晓波肯定是红透了一张脸。

电子屏幕上显示还有三分钟地铁进站,张晓波侧过身来看着身旁的谭小飞,心血来潮突然朝他发问:“谭小飞你告诉我你是啥时候看上我的啊?”

“第一次去聚义厅,你让弹球递给我一杯牛奶之后,我看着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张晓波就是想逗逗谭小飞,没想着他会真的回答,看着那人认真的表情他忍着笑继续问下去:“那你还记得是哪首歌吗?”

“老狼的《虎口脱险》,我不常听这类歌,后来记着几句歌词专门找了,但听了还是觉得你唱的好听。”

张晓波听了谭小飞的话一边心里腹诽这人是跟谁学的一副正经脸去讲情话一边偷着乐,眼看着地铁就要进站,他松开谭小飞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那人略微提高声音:“你站那儿我给你照张相。”话音没落下,地铁就在谭小飞身后呼啸着进站。等上了地铁,张晓波炫耀般地拿着照好的照片给谭小飞看,趁着谭小飞低头的间隙,张晓波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唱出声来。

“说着付出生命的誓言
回头看看繁华的世界
爱你的每个瞬间
像飞驰而过的地铁”

谭小飞只感觉张晓波柔软的唇擦过他的耳廓,热气呼进耳朵里不由得闹了红脸,可嘴角的笑却是怎么都止不住。

等回到聚义厅,看着时间还早没到营业点,张晓波就近倒在一张太师椅上直说累,还吆喝着让谭小飞给倒杯牛奶端过来。谭小飞也不反驳,轻车熟路地走到吧台倒了两杯牛奶,走到张晓波面前一边递过牛奶,一边问他马上都到饭点儿了想吃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回答,张晓波随手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可是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个问题,在接到霞姨的电话以后,张晓波才想起其实他还面临着历史遗留般的另一个难题——张学军。

看着张晓波接着电话突然就垮下来的脸谭小飞忍不住笑出声来,在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表示不满之后才笑着问他怎么了。

张晓波五官都要皱到一块儿,不情不愿地才说出原因:“霞姨告我说她跟张学军明儿一早到家,这不你马上就要见到侯小杰他们眼中的大侠了。可我该怎么跟他说啊,家里住进这么一个人。总不能直接出柜跟他说‘嘿!爸!您跟前这人高马大的帅气小伙儿是我男朋友’吧,他不得气得心脏病再给犯喽!。”

这下该谭小飞发愣了。

他大概还没做好马上就要见到未来岳父的心理准备。

心里一慌不自觉嘴上就把话给秃噜出来,张晓波听到“岳父”俩字跟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朝谭小飞炸起来:“丫怎么说话呢!你要是敢在张学军跟儿提岳父俩字他估计能提着军刀追着你满北京城跑非得砍死你!”

“那就当丑媳妇见公婆呗!”

“成!谭小飞我敬你是条汉子!”

张晓波一边说话一边抬手摸上谭小飞的头发,然后兀自想起小时候他妈出车祸之后张学军还没出狱,邻里都帮忙照顾着他,而霞姨总是在傍晚乘凉时候摸着他的头发说他头发虽然软,但长大肯定是个倔脾气。有时候还会念几句头发硬的人往往心都是软的,那时候的霞姨语气平淡,可眼神看着远处。可惜他还小,总是不懂。后来他明白霞姨是在说张学军,张学军嘴硬心软,从当初谭小飞跟他讲“你爸来找你了”时候,他就明白了。

其实谭小飞也一样,谭小飞头发硬得扎手,可到底还是个二十岁的少年,心肠软,别扭得一塌糊涂。当初被扣在车厂里,从来都是阿彪嚷嚷着要动手,谭小飞狠话说过几次,偶尔还会蹦出几句混着湖南方言和可笑京片子的脏话,可早上张晓波睁开眼总能看见搁在自己手边的牛奶和饼干。

思绪飘来飘去,张晓波又想到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他不知道当时谭小飞有没有看到他,他就躲在角落里看着霞姨和谭小飞说话,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晦暗,他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谭小飞皱着的眉头,转身走开眉头也没舒展开。那时候谭小飞刚出狱,留着能看到青色发茬的圆寸,硬挺,像他这个人。

张晓波又呼噜两下谭小飞额前的刘海,原本整齐的头发一下子变得乱糟糟,不知道想到什么,张晓波再次开口。

“谭小飞你剃个圆寸吧肯定特他妈帅!”

谭小飞眼神柔软,伸手抓住张晓波从他头顶收回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手,十指相扣挪到自己唇边,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张晓波的手背,轻声回应他:“行,都听你的。”

透过窗户射进屋子里的昏黄的日光正好晃在谭小飞脸上,张晓波盯着那人好像在发光一样的眉眼看,心里回荡着的只有一个念头。

张晓波想啊,这傻小孩儿还跟以前一样,心里高兴时候咧嘴一笑牙花子都能给露出来。

真好。

评论(6)
热度(50)

© 张十八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