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十八岁

一个习惯徒手刃牛蛙的理科硬汉
飞波 / 凡峰 / 蔺靖 / 凌李 / 狼队 / AS / 锤基
Evan Parker / Tyler Hill
Even / Isak

【蔺靖】片段灭文

warning: 现代AU / 不会写段子的古板理科生写的无聊段子 / 有私设 / OOC请直接扣到我头上不要大意 / 阅读愉快: )

(二十一)
梅长苏回来上课听到两个消息。

一是班里的学生都开始朝他打探萧教授什么时候再来代课,二是言豫津对他透露萧景琰好像对蔺晨有点意思。

(二十二)
“有点意思是什么意思?”
“就是有点意思的意思。”

(二十三)
萧景琰是谁。

金陵大学最大股东的最小儿子,家里长辈全是实力琰吹。偏巧是个水牛脾气,情商够低。

(二十四)
蔺晨是谁。

中医世家,堂堂琅琊阁少阁主,因为家里鸽子养的太多人没地方住,就被他亲爹扔到挚友梅石楠的儿子家里。说是暂住,其实就是养了条米虫。

(二十五)
梅长苏心里惶恐。

好好的发小说弯就弯,这和自己手里拿的剧本不太一样啊。

(二十六)
再次碰到萧景琰,还没等梅长苏询问,对面那人就红着脸开口了:“小殊,你能把蔺晨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吗?”

(二十七)
所以当第二天梅长苏看到自家发小捧着榛子酥和蔺晨一起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他就有点后悔昨天把蔺晨那个小崽子的联系方式一股脑全给了对方。

而他再次看到蔺晨嘴里嚼着榛子酥对萧景琰笑得满面春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再无脸面去见一见静姨了。

(二十八)
“喂你好。是蔺晨吗?我是萧景琰。那天你说了你也喜欢榛子酥之后,我特意拜托母亲做了一份,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送过去。”

蔺晨接到萧景琰的电话,用了半天时间才接受了萧景琰真的要来给自己送榛子酥的事实。

(二十九)
蔺晨一边嚼着榛子酥一边想,美人就是美人,追人的方法就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想完了,吃好喝好还不够,还偏要摸摸萧景琰头顶翘起来的几根呆毛,惹得那人脸红自己也笑得春风满面。

(三十)
“哎小豫津你是要去买墨镜吗?麻烦帮我也带一副。”

评论
热度(14)

© 张十八岁 | Powered by LOFTER